为什幺马克思今天仍然是重要的灵感来源?

  • 2020-06-15
  • 781

为什幺马克思今天仍然是重要的灵感来源?

使实际的资产者最深切地感到资本主义社会充满矛盾的运动的,是现代工业所经历的週期循环的各个变动,而这种变动的顶点就是普遍危机。这个危机又要临头了,虽然它还处于预备阶段;由于它的舞台的广阔和它的作用的强烈,它甚至会把辩证法灌进新的神圣普鲁士德意志帝国的暴发户们的头脑里去(Marx, 2017a: 14)。

马克思作品受重视的程度,大致与经济的兴衰呈现「负」相关。十年来陆续出现的次贷危机、欧债风暴、国际政治经济动荡,乃至全球日益严重的社会经济不平等及其引发的「另类全球化」(altermondialisation)运动,都在多国掀起了「马克思热」。这类「回到马克思」的呼声,也反映在学术界的出版活动。近几年陆续出版几部有份量的马克思传记(Sperber, 2014;Stedman Jones, 2016;Musto, 2018;Liedman, 2018),就是明显的例子。

马克思最重要的代表作是《资本论》。这股马克思热,也理所当然地让《资本论》再度成为学术、政治与社会运动界关注的对象。举例来说,各种社群媒体使用者经常转发或评论知名马克思主义地理学者 David Harvey 的线上《资本论》课程。01又如 2007-8 年金融危机时,《资本论》甚至成为德国的畅销书和圣诞礼品。当时德国还出版了一本热销的漫画马克思传记,书名是《嗨!我回来了!》(Grüß Gott! Da bin ich wieder!),相当生动地传达了晚近的马克思热。最有意思的,或许是2015年的威尼斯双年展。该年主题是「全世界的未来」(All the World’s Futures),在六个半月的展期内,策展人 Okwui Enwezor 邀请艺术家到现场朗读三卷《资本论》,并策划了一系列与《资本论》有关的活动。Enwezor 说,「我把马克思带来双年展,因为他正在对今天的我们说话」(Favilli, 2016: xvii)。

台湾也有类似的现象。近几年来,从左翼视角针砭资本主义体制的着作,如 Thomas Piketty 的《二十一世纪资本论》(Piketty, 2014)和Harvey的《资本社会的17个矛盾》、《资本思维的疯狂矛盾》(Harvey, 2016, 2018)都引起不少读者的注意;2014 年 Piketty 来台的访问甚至座无虚席,儘管我在当时也指出「他的研究取径与理论架构和马克思几乎没有共通之处,《二十一世纪资本论》在任何意义上都不是《资本论》的延续或更新」(万毓泽,2014)。但可惜的是,一般读者对《资本论》本身的兴趣似乎不是很大。02

台湾解严前后,对马克思的研究已逐渐不再是禁忌,民间及学界也开始引进「西马」、「新马」、「后马」等各种思潮。马克思的《资本论》中译本就是在这个氛围下,由时报文化出版公司在 1990 年引进台湾。但三十年下来,保留在学院内的马克思学说已显得贫弱苍白。社会科学界大概已没有任何学科会指定学生完整阅读《资本论》,更不用说《资本论》的各式手稿了。即使是将马克思视为「古典三大家」(或四大家)之一的社会学,通常也只要求学生阅读《资本论》第一卷的一小部分,了解「价值」、「使用价值」、「商品拜物教」、「原始积累」等概念。马克思呈现的面目,主要是一个对资本主义扭曲人性发出不平之鸣的「异化」理论家,或对无所不在的「商品拜物教」进行文化批判的哲学家,但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却缺席了。03要求学生通读《资本论》三卷的学科或课程,恐怕如凤毛麟角了(学生私下组织的读书会不在此限,包括笔者大学时代参加的社团)。

2017 年是《资本论》第一卷出版一百五十週年,也举办了多场国际会议讨论这部经典。比如说,2017 年 5 月,加拿大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主办了「一百五十年后的《资本论》」国际研讨会,讨论《资本论》的当代价值。会议主题包括《资本论》在全球的扩散与继受、《资本论》的政治意涵、超越劳动与资本、新的批判基础、拓展《资本论》的批判、未来社会的要素、过去与现在的资本主义等。2017 年 9 月,伦敦大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也主办了「马克思的《资本论》在今日」国际会议,主题则有「危机」、「帝国主义」、「反资本主义斗争」、「资本的未来」、「劳动及其超越」等。这些主题充分反映了《资本论》的丰富内涵及深远影响:除了对批判当代资本主义提供源源不绝的思想资源外,还能为我们思考「资本主义以外或以后的社会」带来启发。

在国际上对《资本论》的讨论方兴未艾之际,台湾联经出版公司也在 2017 年引进了《资本论》的繁体中译本(中共中央编译局的最新译本,由我修改了十余处翻译)。本书算是延续了这股风潮。我希望尽可能全面地阐述《资本论》的写作历程、版本、结构与方法、战后知识系谱、核心议题等问题。唯有透过反覆、多面的阅读,才能读出经典的底蕴,得到智识与实践的启发。

以下简单介绍本书的章节安排。

第二至五章大致是我 2017 年为联经版《资本论》撰写的长篇导论,但有一部分改写。在这四章中,我介绍了《资本论》的创作史与版本问题、恩格斯的编辑工作、《资本论》的结构与逻辑、《资本论》在二战后欧美的继受状况,以及对《资本论》常见的误读。读完这四章,应足以建立一幅以《资本论》为核心的知识地图,以及一套理解《资本论》的方法论。这四章中以第三章〈《资本论》的结构与逻辑:无三不成「理」〉最为困难。该章处理了大量的研究文献,试图勾勒出《资本论》的内在逻辑。限于篇幅,有些议题只能点到为止(例如马克思与黑格尔的複杂关係),希望读者能根据本书的讨论按图索骥。

第六至八章则是专为本书而写,试图从多重视角阅读《资本论》。

浏览过《资本论》第一卷的读者,应该都会对马克思的文采与广博的文学知识印象深刻。在论战着作《福格特先生》(Herr Vogt,1860)中,马克思更是将文学素养发挥得淋漓尽致,在书中不仅援引了莎士比亚、但丁、西塞罗、维吉尔、塞万提斯、哥德、海涅、拜伦、席勒、伏尔泰、雨果等经典的对白、情节和人物,更信手拈来,穿插了许多中古高地德语(Mittelhochdeutsch)的诗歌作品。Musto(2018: 125-6)说得很好:马克思之所以对《福格特先生》这种相对次要的作品耗费不成比例的写作精力与修辞技巧,反映了马克思人格中两个重要的面向。首先,是他「终其一生都极为重视作品的风格与结构」,且对论敌作品的平庸乏味深感不耐;其次,不论对手名气地位如何,他总是试图「摧毁对方」,尽可能「让对方无法反驳自己的主张,以迫使对方俯首称臣」。而运用(近乎炫学的)文学知识与修辞来强化论证的力道,正是马克思在古典社会科学家中独树一帜的风格。

本书第六章就是试图从文学的视角来解读《资本论》(第一卷)。莎士比亚是马克思最钦慕的作家,《资本论》第一卷也不时穿插莎士比亚的文句,因此这一章就从讨论莎士比亚开始。读完这个部分,相信对文学涉猎不深的读者也会想借阅莎士比亚的着作集,认识一下马克思眼中「最伟大的戏剧天才」;有文学背景的读者,则能贴近另一个面向的马克思与《资本论》,并更认识其文字风格。除了莎士比亚,还有但丁。我特别引介了加拿大学者 William Clare Roberts 精彩的近作《马克思的地狱:《资本论》的政治理论》(Marx’s Inferno: The Political Theory of Capital)。由于 Roberts 试图将《资本论》第一卷解读为现代版的《神曲》,我将介绍他如何在《资本论》第一卷和《神曲》之间建立起严格的结构平行关係。熟悉但丁的读者不妨自行判断 Roberts 的论证是否合理。

第七章则试图读出《资本论》及马克思部分其他着作的政治意涵。我仍然花了不少篇幅与 Roberts 的《马克思的地狱》对话。Roberts 从新共和主义的角度,认为《资本论》勾勒出一种「无支配」(non-domination)式的自由观。我一方面肯定 Roberts 的解读,但也指出其不足。对我而言,马克思的自由观仍然有强调「追求自主」、「自我实现」、「(集体)自主」的一面,也就是「积极」自由的那一面。第七章之所以多费了些笔墨讨论马克思的自由观,主要是因为许多人习惯将马克思(主义)或左翼视为追求「平等」,而右翼则重视「自由」。但将「平等」与「自由」割裂并对立起来,对马克思而言是不可思议的。马克思和恩格斯投入的共产主义者同盟于 1847 年 9 月出版机关刊物《共产主义杂誌》(Kommunistische Zeitschrift),发刊词有段文字如今已不太为人所知:

现代无产者的目的……是要建立一个使每个人都能自由而幸福地生活的社会。……我们不是主张消灭个人自由(persönliche Freiheit),并把世界变成一个大兵营或一个大习艺所的共产主义者。诚然,有这样一些共产主义者,他们只图省便,认为个人自由有碍于和谐(Harmonie),主张否定和取消个人自由。但是,我们不愿意拿自由去换取平等。我们坚信,而且在下几号上还要证明,任何一个社会都不可能比公有制社会04有更大的个人自由。(Schapper et al., 1983: 122, 124)

讽刺的是,在二十世纪流行的反而是这些观点:「共产主义社会中的个人没有地位」、「马克思设想的后资本主义的工人联合体是一个破坏自由的社会、一个没有公民权利和政治保障的压迫政权」(Musto, 2015: 513,中译略有修改)。透过与 Roberts 等人的对话,我希望读者更深入理解《资本论》的政治理论(political theory of Das Kapital),尤其是与「自由」有关的理论观点,而不是将《资本论》视为单纯的经济着作。此外,第七章也讨论了《资本论》的政治(politics of Das Kapital)。我分析了政治因素与《资本论》写作历程的交互影响。阅读本章,读者会更了解马克思投入的政治运动(特别是他与宪章运动左翼、第一国际的密切关係)如何影响了他的写作,而他的写作又如何回馈到他的政治实践之中。

第八章则是处理晚期(《资本论》第一卷出版后)的马克思,核心问题有二。一是恩格斯对《资本论》的编辑工作是否影响、如何影响后人对马克思的理解,尤其是马克思重要的经济理论遗产:「危机理论」?二是马克思为何始终未能写完《资本论》?甚至让部分论者有「逃避《资本论》」之讥?我试图刻画出这样的图像:马克思晚年并没有放弃《资本论》的写作,但透过大量的阅读与笔记(古代社会史、欧洲史、东方社会、自然科学……),他既延续了政治经济学的写作计画,又在眼界上有所提升。于是我们看到,晚年马克思的史观更为开阔,甚至纳入了生态视野。

最后是三点提醒与说明。

其一,凡引用马克思中译文处,我都尽可能对照了原文(多为德文,少部分为其他语言),并在必要处列出原文或改译。若要深入掌握马克思,不能不重视语言问题。

其二,本书不是三卷《资本论》的「入门」、「导论」或「要点整理」,而是试图追溯《资本论》的写作历程、版本、结构与知识系谱,并从多重视角展开解读。05换言之,本书极严肃地将《资本论》当成「经典」对待,设法读出新意。如果您完全没有读过《资本论》,可能会觉得本书过于艰涩,因为我不断透过各种学科及语言的文献来与这部经典对话;但如果已经对《资本论》有初步认识,相信您可以在阅读的过程中体会这部经典的广博、深刻与历久弥新。

其三,本书不是「社会学」着作。虽然我在社会学系任教,但学科边界对我而言意义不大。您在本书中可以读到与社会理论、政治经济学、政治思想、社会科学哲学、学术史等各领域有关的讨论。我乐见读者依自己的兴趣「各取所需」。但既然本书不是入门书,您也得有「各尽所能」、悉心阅读的心理準备。借用(Liedman, 2018: xii)的话,我希望,透过本书对《资本论》创作史、结构与逻辑、版本与影响的耙梳,再佐以政治、经济、文学、历史、生态等多重视角的烛照,能让您不仅认识「那个时代的马克思」,也能理解「为什幺马克思今天仍然是重要的灵感来源」。

03 如洪鎌德(2015: 439, 437-8)便主张「不再以政治经济学的『科学观点』来看待马克思的学说」,并认为马克思学说的意义主要在于批判「物质主义、拜金主义、功利主义」,目标是「对抗资本主义物慾氾滥」。

04 「公有制社会」的原文直译是「建立在Gemeinschaft之上的社会」。Gemeinschaft也有「共同体」的意思。

05 如果想初步了解《资本论》三卷的论点,可参考如袁辉(2018);姜相求(2014);聂锦芳、彭宏伟(2013: 98-124);Smith(2017,按:此书只介绍第一卷);久桓启一(2007,按:此书只介绍第一卷);Find and Saad-Filho(2016);Choonara(2017,按:此书只介绍第一卷);Booth and Sewell(2018,按:此书只介绍第一卷);Heinrich(2012);大谷祯之介(2018);Harvey(2018:第二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