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废弃生活三之一】先改变自己再改变社会郑凤云倡极简生活

  • 2020-06-13
  • 121
【零废弃生活三之一】先改变自己再改变社会郑凤云倡极简生活【零废弃生活三之一】先改变自己再改变社会郑凤云倡极简生活【零废弃生活三之一】先改变自己再改变社会郑凤云倡极简生活【零废弃生活三之一】先改变自己再改变社会郑凤云倡极简生活【零废弃生活三之一】先改变自己再改变社会郑凤云倡极简生活【零废弃生活三之一】先改变自己再改变社会郑凤云倡极简生活【零废弃生活三之一】先改变自己再改变社会郑凤云倡极简生活【零废弃生活三之一】先改变自己再改变社会郑凤云倡极简生活【零废弃生活三之一】先改变自己再改变社会郑凤云倡极简生活

每当我们在享受美食,在追赶潮流,在度假或衣食住行上随手扔掉的塑胶垃圾,都是杀死鲸鱼、海龟、海豚、海鸟和其他美丽动物的罪魁祸首,在大众才刚刚开始留意到环境问题的当下,有些人老早已经把责任扛在肩上,身体力行,当起“不塑之客”来。这些人自称为:零废弃生活实践者。

我曾经在马六甲丹绒端遇见一位唸海洋科学的大学生,他在沙巴唸书时,有过一次试图拯救搁浅领航鲸的经验,儘管大学研究院全力抢救,领航鲸仍不幸死亡,他们在解剖时发现,鲸鱼肚子里满是塑胶垃圾。到了今时今日,有关动物被垃圾噎死的事件,已经不是什幺新鲜事,每年被塑胶垃圾夺走生命的海洋生物乃至鸟类数也数不清。

好几个月前,网络上流传着一段潜水员在峇厘岛海洋垃圾穿行的视频,拍摄有关视频的英国潜水员认为污染峇厘岛海面的塑胶垃圾除了来自当地河流,也可能来自印度洋与太平洋,也就是说,这些海洋垃圾也可能来自你我。

与太平洋垃圾带相关的视频,相信很多人都曾经在网络上看过,这座被戏称为第八大陆的垃圾带有两个美国德萨斯州那幺大,并且以10倍速度扩展当中,垃圾种类包括塑胶袋、各种塑料包装、塑胶瓶罐、玩具、轮胎等等,估计重达1亿5400万吨,成为严重生态浩劫,让我们不得不自问:到底,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为地球製造了多少负担?

夫妇加一只狗 两年500毫升垃圾

没错,是我们杀死了领航鲸、信天翁、绿海龟和鲨鲸,每当我们在享受美食,在追赶潮流,在度假,在衣食住行,随手往垃圾桶扔掉的塑胶垃圾,都是罪魁祸首,在民众刚刚开始意识到环境问题感觉束手无策时,有些人老早已经把责任扛在肩上,身体力行,当起“不塑之客”来。这些人管自己叫Zero Waster——零废弃生活实践者。

Zero Waste Malaysia大马零废弃创办人郑凤云早在跨入2016年的第一天开始,就已将零垃圾生活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这两年多来,她和老公以及一只狗所製造的垃圾全部加起来,可以装进500毫升玻璃罐子里,令她一夜之间颠覆自己生活习惯的那股力量,是心里的一把火,她受够了眼看着环境受污染而无能为力的感觉,受够了袖手旁观,受够了言行不一致,于是把心一横,一举抛掉陋习,改变态度,让自己从“製造问题”的一方变成“解决问题”的一方。她认为,人要先改变自己,才能改变社会,与其坐着等,不如当领头羊。

有关郑凤云零垃圾生活的报导散见于国内各报章(包括《》),这两年来,她一路摸索,凭着一颗 “强大的心” (她说,很多时候你必须要有强大的心,跟人家说:不!)坚持自己的立场,简化生活方式,拒绝所有塑胶包装,在实践零垃圾生活同时,也感染其他人,号召具有共同理念的人们一起站起来,为维持地球环境而努力。

逛夜市 自备容器购物袋

创办大马零废弃初期,郑凤云常常把自己的生活照晒出来,将她在实践零垃圾生活的点点滴滴,张扬地与人分享,以鼓励在门外探头的人走进来看看,尔今大马零废弃官方面子书上每天都有许多人,张贴废物利用新点子以及实践零垃圾生活的各种小贴士,对于这样的改变,郑凤云的满足感不言而喻。

为了方便大马人实践零垃圾生活,大马零废弃召集18名志工,利用数个月的时间,将马来西亚三百多个回收站、各种维修店、散装食品店、有机蔬菜供应商、无包装烘培供应商、无包装商店、绿色酒店等地点,标籤在地图上,作为实行减垃圾的生活指南。

从创办到现在,大马零废弃举办过的活动不算多,可是影响力却是渐进式的,他们的首项活动“零垃圾逛夜市”(Zero Waste Night Market)的参与人数儘管只有区区几人,可是凡走过必留下痕迹,这几个自备购物袋和食物容器的年轻人,想必已在夜市小贩或旁观者心中播下了一颗种子。

钱省下了  精神也富足了

大马零废弃的第二项活动是同样生活化的“零垃圾野餐”,比起第一次,参加人数明显增加。跟着,他们协助环保组织“Sampah,Menyampah”推广“拒绝吸管”(Tak Nak Straw)运动,製作出一部强调塑胶吸管对环境造成伤害的短片,这段短片在社交网络上已获得超过5500次点击率。与此同时,他们也联同“Sampah, Menyampah”举办一项为期3日的 《A Plastic Ocean》影片放映会,藉以提高公众环保意识。

到目前为止,大马零废弃举办过的最大型活动,是去年12月的 “零垃圾嘉年华会”。这场嘉年华会贯彻零垃圾主张,获得多家绿色概念供应商支持,更受到国内媒体关注与报导。大会是日压轴,乃是零废弃鼻祖贝亚强森“零废弃生活”分享会,吸引不少慕名而来的群众。

随着知名度增加,作为大马零废弃创办人的郑凤云与许淑怡的生活也跟着忙碌起来,她们开始受到邀请,为公司或环保团体提供谘询,以减少垃圾的产生。不久前,《国家地理杂誌》採纳其意见,在国内举行的地球日马拉松比赛中不提供用过即丢的水瓶与水杯,减少这项比赛对环境造成的负担。在《国家地理杂誌》地球日马拉松赛的录影中一闪而过的“回旋叶子”旗帜,在在显示出大马零废弃日益强大的影响力。今年6月,大马零废弃也会协助Greenpeace Malaysia设计零废弃活动,并受邀于6月3日登上The Greenpeace Rainbow Warrior Ship参观。

郑凤云曾经说过,零垃圾生活是一个寻找代替品的过程,在这过程中,垃圾减少了,钱省下了,最重要的:精神也富足了。

展开运动 支持Zero Waste

郑凤云在实行零垃圾生活的同一年与伙伴许淑怡共同创办Zero Waste Malaysia,她与许淑怡是因为信念相同,才会成为朋友。她提起二人相识过程:“我在社交群组看到有个马来西亚女子在北京实行零垃圾生活,便尝试联络她。“ 这两个年龄相仿,同样有爱护地球母亲之心的女子一拍即合,两人决定展开“零垃圾生活”运动,以召集更多马来西亚人加入绿色生活行列。

经过两个年头,Zero Waste Malaysia(以下译为:大马零废弃)如今共有一万两千五百多名会员,当初她们採用这个名字的灵感来自Zero Waste鼻祖贝亚强森(Bea Johnson)的着作《我家没垃圾》(Zero Waste Home),而贝亚强森也在地球对跖点的那一头,全力提倡零废弃,为改善地球环境努力着。

大马零废弃在获得贝亚强森的同意之后,使用这个名字,它的标誌,是两片顺时针回转的叶子,代表着这个组织朝向“循环经济”迈进的志向,也是她们零垃圾生活运动的绿色理念。

简化行李 解决标籤问题

郑凤云原任职于《星洲日报》,辞去副刊记者的职位之后,便全心投入推行零垃圾生活运动。她说自己没有野心搞大组织,只想让大马零废弃维持“非营利运动”(Non-profit Movement)的角色。

除了履行自己的零垃圾生活,她也藉着大马零废弃面子书平台,与志同道合的组员分享一些心得,比方说:到什幺地方去购买既环保又无塑胶包装的肥皂、零垃圾旅行的可能性等等。她一面凭一己之力爱护地球,一面摸索着如何把零垃圾生活过得更便利。

有些环保诀窍,是从朋友、组员,甚至老公那里学到的。她说:“开始实行零垃圾生活方式的时候,我有点紧绷,第一次出差便带了20公斤行李。“当时行李寄舱的标籤,如今显眼地待在她500毫升的玻璃容器里,时时刻刻提醒着她:”后来,老公出远门回来,说他把行李带上飞机,没有用到标籤,我才幡然醒悟,只要简化行李,让行李重量少过7公斤,标籤问题便解决了。“

上一篇: 下一篇: